>  觀點 > 王毅韌:中國始終保持核安保良好記錄
王毅韌:中國始終保持核安保良好記錄 2016-03-31 15:54:04

摘要:中國核安保工作有哪些進展?中國核工業現狀如何?國防科工局副局長、國家原子能機構副主任王毅韌就此接受了《經濟日報》記者采訪。

  中國核安保工作有哪些進展?中國核工業現狀如何?國防科工局副局長、國家原子能機構副主任王毅韌就此接受了《經濟日報》記者采訪。
        核材料“一克不少、一件不丟”
        記者:“十二五”期間,中國核安保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績?
        王毅韌:中國政府一貫高度重視核安保工作,對核及放射性材料一直實施嚴格的管控。60多年來,我國保持了良好的核安保記錄,實現了重要核材料“一克不少、一件不丟”。在“十二五”期間,中國核安保工作成績斐然。突出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一是核安保法規體系逐步完善。中國起草了《核安保條例》草案并已上報國務院審議;同時,發布了《核材料衡算與控制視察導則》《核材料和核設施實物保護》《核材料管制視察管理辦法》《核材料管制報告管理辦法》等一批核安保導則和技術規范,這些工作有力推進了中國核安保工作的法制化進程。
        二是核安保能力持續提升。中國嚴格按照國際最新標準開展了新建核設施的核安保系統建設;同時,投入數十億元專項資金用于原有核設施的核安保系統改造,大幅提升了核安保技術水平和防范能力。
        三是核安保監管工作步入了規范化軌道。國家原子能機構設置了核安保管理部門,成立了國家核安保技術中心,依托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清華大學等單位開展了核安保技術研發工作;中國強化核安保的日常監督管理,嚴格實施核安保系統設計方案審查,定期開展各類核安保監督檢查,扎實推進了核安保工作的規范。
        記者:在核安保領域,中國有哪些國際交流合作?
        王毅韌:核安保國際交流與合作是促進全球核安保治理、提升核安保能力的有效措施。中國堅持以各國為主體,以國際合作為紐帶,將全球核安保進程納入可持續、機制化發展的軌道。中國是“打擊核恐怖主義全球倡議”創始伙伴國,積極參加倡議框架內的各項活動,支持各國在倡議平臺下分享核安保最佳實踐經驗。
        中國支持國際原子能機構在核安保領域全球合作中充分發揮中心作用。中國支持機構“核安保計劃”,推薦了20余名專家參加機構核安保文件制定,持續向機構核安保基金捐款,與機構聯合培訓核安保從業人員1000余人次。中國還加入了機構“事件及非法販賣數據庫”(ITDB)。已邀請機構今年來華對秦山核電站開展“國際實物保護咨詢服務”(IPPAS),目前該項工作正穩步推進。
        與此同時,中國還積極開展核安保雙邊合作,與美國在核安保領域開展了廣泛的合作,在核安保示范中心建設、微堆低濃化改造、放射源安保和海關輻射探測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績。中國積極同俄羅斯、加拿大、韓國等開展核安保領域國際交流與合作。
        在建機組規模居世界首位
        記者:中國核工業發展現狀如何,未來有何規劃?
        王毅韌:歷經60多年的發展,中國核工業從無到有,走出了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發展道路,形成了包括核電、核燃料循環和核技術應用等完整的核工業體系。
        截至目前,中國運行的核電機組30臺,總裝機容量2831萬千瓦,在建核電機組24臺,總裝機容量2672萬千瓦,在建機組規模居世界首位,占全球在建規模的近四成。根據核電發展規劃,預計“十三五”期間每年還將新開工6臺至8臺機組。
        在核燃料循環方面,中國堅持“閉式循環”核燃料發展路線,基本形成完整的核燃料循環體系;鈾資源供應已經形成國內開發、海外貿易、海外開發三條線并舉的格局;核燃料供應依托南北兩大供應基地開展產能建設,可以滿足2020年前核電需求;三個中低放射性廢物處置場已經建成,“十三五”期間還將在沿海核電集中省份開工建設兩個區域處置場,形成五大區域處置布局;已基本完成高放射性廢物深地質處置庫選址工作。
        中國政府于2012年發布了調整的《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11-2020)》,明確提出了2020年實現運行核電裝機5800萬千瓦、在建3000萬千瓦的目標。中國將在確保安全的基礎上,積極推進核能發展。
        記者:近年來,中國的核電發展迅速,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華龍一號”堆型也已開工建設,中國政府正在積極推動核電走出去,請您介紹一下相關情況。
        王毅韌:經過30年的發展,中國核電走過了一條自主研發與技術引進相結合的發展道路,已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具備了參與國際競爭的優勢。國家原子能機構一直以自主掌握大型先進壓水堆核電技術為目標,支持有關集團公司開展自主核電技術攻關。同時,積極協調國際原子能機構,推動擬出口核電站順利通過其反應堆通用設計審查,為后續出口奠定基礎。
        “華龍一號”是在中國30余年核電科研、設計、制造、建設和運行經驗的基礎上,充分借鑒國際三代核電技術先進理念,汲取福島核事故經驗反饋,采用國際最高安全標準研發設計,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三代核電技術。列入國家重大科技專項的大型先進壓水堆CAP1400,是在引進、消化、吸收的基礎上再創新研發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進展順利。目前,“華龍一號”已經落地巴基斯坦,中法就英國新建核電項目簽署投資協議。同時,中國還與阿根廷、羅馬尼亞、南非等國簽署了相關協議,正有序推進“華龍一號”和CAP1400走出去。
        核燃料產業園將開工建設
        記者:據報道,中國相關企業正在研究并考慮建造海上浮動核電站,對此您如何評價?
        王毅韌:中國是一個海洋大國,發展海上浮動核電站,對于海洋資源開采、海島建設與開發、遠洋補給等具有重要意義。國家原子能機構正積極支持開展海上浮動核電站關鍵技術、相關安全標準和設計規范研究,同時中國正與有關國家就共同研發海上浮動核電站展開溝通。國家原子能機構支持國內相關企業開展海上浮動核電站關鍵技術的前期研究工作,待條件成熟可開工建設示范工程。
        記者:您對內陸核電站建設有何看法?
        王毅韌:國家原子能機構一貫高度重視核電安全問題,持續投入資金開展核與輻射安全相關技術研究,形成了一大批研究成果。中國自主研發的三代核電技術,滿足了國際最高安全標準。
        就核電技術本身來說,并沒有沿海和內陸之分。世界上在運核電機組有一半以上位于內陸地區。對于中國而言,開展內陸核電站建設是十分必要的,對于促進內陸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作用。發展內陸核電,是優化中國核電產業布局、改善能源結構、保護生態環境、實現區域均衡發展的重要舉措。支持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在內陸地區合適的廠址開工建設核電站。現在,關于內陸核電建設的安全性還存在一些爭論,需要有關部門、業內專家開展進一步深化論證,加強與媒體和公眾的溝通,澄清疑問,視情適時啟動建設。
        記者:目前中國在核燃料產業園建設方面的最新進展如何?
        王毅韌:中國核電發展速度較快,今后對核燃料的需求比較大。在核電產業相對集中的沿海地區,建設核燃料產業園,將鈾轉化、鈾濃縮和元件制造等核燃料生產環節集中在一起,為核電站提供“一站式”核燃料供應服務,有利于優化核燃料產業布局,發揮規模效益。目前,核燃料產業園的選址工作正在積極推進,將堅持科學論證、充分溝通、慎重決策的原則,科學、合理、有序推進相關工作,并視核電發展對核燃料需求的情況,在“十三五”末期開工建設。(《經濟日報》 沈慧)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 qq三国卡79yy赚钱吗 重庆百变王牌 诺亚传说手游赚钱么 体彩6+1 魔域拉赚钱吗 边锋老友麻将官网 彩票909游戏 冬天摆摊赚钱吗 nba比分直 淘宝店赚钱的人 卡五星手机版 最会赚钱的星座女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兼职猫分享赚钱是真是假 竞彩比分直播188 360通过什么赚钱